123

文章詳情
當前位置: 企業文化 > 風采中核
烈日下我“在場”:中核集團志愿者的戰“疫”身影
文章來源:中核集團 日期:2020年07月16日

  

  盡管距離6月20日已經過去了20多天,但每當回憶起第一次穿上防護服的情景,新華水力發電有限公司團委副書記張傳凱還是記憶猶新。

  “雖然是早上,但等戴上口罩、手套、穿上防護服后,悶熱、憋悶感一下子籠罩上來,僅僅2分鐘,手套內就已全部濕透,5分鐘就已經汗流浹背,10分鐘后全身基本就已經濕透了?!痹趶垈鲃P印象中,這種又濕又悶,令他一度十分難受。但疫情面前,張傳凱和其他105名來自中國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核集團”)的志愿者一起,在疫情風險和烈日炎炎中依然堅持了下來。

  這是一場與時間賽跑、與疫情角力的“戰役”

  6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在北京再度“抬頭”,隨著確診病例數字的增多和中高風險地區的增加,針對北京部分定向人群集中開展核酸檢測的工作強度驟然提升。

  “協助做好社區服務保障和核酸檢測秩序引導等疫情防控工作”,6月18日,在北京市團西城區委發布志愿者招募令后,中核集團迅速響應,集團團委先后組織3批共106名青年志愿者分赴西城區新街口街道、廣內街道北京財會學校、廣外街道紅蓮社區、廣外街道灣子地鐵站等四個核酸檢測點,開展了為期9天的志愿服務工作。

  

  在新街口街道核酸檢測點,每天早上7點半至晚上10點到11點之間,是來自中國原子能工業有限公司的青年志愿者徐天鵬的“上崗”時間。維持現場秩序、入場人員體溫檢測、人員疏導分流、引導答疑,以及處理突發情況等,則是他的崗位任務內容。

  在6月19日接到志愿服務通知時,因為時間緊急,徐天鵬在對任務內容幾乎“一無所知”的情況下,第一時間選擇了報名。徐天鵬的父母、妻女都在天津,按照當時北京疫情隔離要求,徐天鵬不能離京,為了避免家人擔心,他將參加志愿服務的事情隱瞞了下來。

  在徐天鵬看來,這波疫情來得突然,時間緊迫,任務艱巨。按照計劃,新街口街道核酸檢測點一天要測試8000人到10000人。面對長長的隊伍和人群,志愿者除了例行本職任務,還要時刻準備著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在徐天鵬的印象中,6月21日那天的檢測任務繁重,天氣也格外炎熱,室外溫度達到37度。頭頂烈日,地面烘烤,身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在場內負責人員疏導的徐天鵬和同伴們在高溫下站了數個小時,身上的衣服早已濕透。在徐天鵬看來,這樣的情況已是常態,一天三頓飯都是隨便找個角落迅速解決,最忙時都是熬到晚上11點才結束一天任務。

  這是一場責任感、毅力與耐心的考驗

  一次信息登記烏龍“出錯”事件,令中核工程咨詢有限公司團委書記陳洪濤印象深刻。在廣內街道北京財會學校核酸檢測點,陳洪濤負責核酸檢測人員信息登記。這是一項要求非常嚴謹與細心的工作。因為兼任著該檢測點志愿服務隊隊長,陳洪濤兼管與街道對接工作,以及協調25名志愿者的排班、就餐、休息等事項,多頭并進。

  “登記人員信息要求非常嚴謹,必須做到一人一碼,決不能出錯?!标惡闈f。但一次,忙碌中的陳洪濤突然發現少了一條信息條碼,一瞬間,陳洪濤驚出一身冷汗。一條信息條碼的“缺失”可能意味著連鎖反應,相關被波及到的一系列核酸檢測工作將付之東流。

  “有沒有錯發給別人?如果錯發了怎么辦,到哪能找到這個人……”陳洪濤快速回憶著“缺失”的信息條碼去哪了,時間仿佛停滯了。正當絕望時,陳洪濤一低頭才發現一個貼著信息條碼的試管就在手邊,原來是一位待檢人員因為個人信息不完整而沒有使用該條碼。陳洪濤說,這場虛驚其實是給他提了個醒,在之后的信息登記工作中,他更加謹慎了。

  

  這是一群可愛又勇于擔當的青年志愿者

  在廣外街道紅蓮社區核酸檢測點,中國核能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高級主管袁雯負責檢測點外圍的秩序維持工作。

  一天下午4點,因為持續高強度,原本負責信息登記的志愿者有些頂不住了,需要外圍志愿者輪替。袁雯說,當時聽到這個消息,他們一共20名志愿者,沒有一人推諉、退縮,都主動要求換上防護服沖到一線。

  那一天,因為袁雯和同伴們的輪換上陣,人員信息登記的效率得以提高,使得預計凌晨才能結束的人員核酸檢測清零任務,在當晚11點前全部完成。袁雯覺得,無論檢測點場內還是外圍,志愿者是一個群體,要互相體諒,要擰成一股繩,需要時就要沖上去,勇于擔當重任。

  因為戴著口罩,因為全副武裝,有時候,志愿者聽不清老人的說話聲。為了盡量不讓老人彎腰上報信息,袁雯和同伴們通常都會主動站起來將耳朵湊過去細聽,不去考慮是否會被感染的風險,也不顧及身著防護服起身的各種不便。換崗時,為了盡量延長防護服的使用時間,節省防護設備,袁雯和同伴們都會主動要求再多服務一段時間。

  

  其實,在各個核酸檢測點,志愿者們的任務存在著潛在的未知風險。在報名前,張傳凱曾一度猶豫和顧慮,他擔心家里的妻子和剛剛出生兩個月的孩子,無法再去全身心照顧他們。但他的選擇最終得到了來自家人的支持,令他義無反顧。

  同樣忐忑的還有徐天鵬,在抵崗之前,他曾一度擔心自己防護不到位而有感染的風險,但現場給予個人充分的防護保障令他很快就打消了這種顧慮。令徐天鵬感動的還有一對母子。烈日下,一位媽媽牽著小男孩的手為他送來一瓶冰鎮的酸梅湯,并稚嫩地感謝道:“叔叔,辛苦了,謝謝您!”那一刻,徐天鵬覺得志愿服務,苦累都是值得的,這一聲“謝謝”就是對他們最大的褒獎。

  面對疫情抬頭,9天時間里,106名中核青年在關鍵時刻踴躍參戰,沖到一線,他們共服務核酸檢測人員10萬余人,每天志愿服務時長平均超過15小時。

  如今,距離6月11日北京再度出現本地確診病例已經過去月余,伴隨著有條不紊的疫情防控工作持續開展,北京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連續9天零新增,高風險地區清零,中風險地區減至7個,結束隔離,北京新發地部分商戶已經陸續回到市場。這些天里,我們遭遇了一場“突襲戰”,而今,濃濃的生活氣息又逐漸熟悉地到場。

【打印】 【關閉窗口】

永利澳门